暗示薄荷——特殊时期的配送

作者:约翰•安德鲁斯

在过去的几周里,部分素食主义者一直在努力适应新罐肺炎带来的急剧变化。
 
在社会封闭的情况下,素食人士应该如何适应?我们如何确保弱势群体能够在危机期间获得他们所需的食物和支持?
 
在这个博客中,我想强调一些我所知道的情况。我的认识都是基于英国的,这是一个来自伦敦的视角。
 
新冠肺炎和食品安全
 
在经济方面,IMF警告称,由病毒引发的衰退可能“至少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一样严重”。虽然各国政府和央行正在推出一揽子经济支持计划、下调利率、扩大“量化宽松”,并(在某些情况下)向企业和工人提供直接的金融支持。美联储(fed)的“无限量化宽松”是一回事,但为虚弱、孤立和焦虑的人们提供情感、物质和粮食支持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即使在相对“正常”的时期,我们的社会中也有一些人必须应对艰难的情况,无论是由于身体或心理健康状况不佳、财务不安全、社会孤立,还是其他许多因素。仅在伦敦,将近150万名成年人和400000名儿童生活在安全条件较低的环境中,而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是“与世隔绝”,住的地方相对偏僻,这意味着他们在紧急情况下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新冠肺炎的爆发,残酷地加剧了许多人原本艰难处境的情况,危及了原本就微薄的收入来源,制造了新的焦虑来源,并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亲情网络。正如英国一个致力于改善食品体系的组织联盟——苏世坦(Sustain)所警告的那样,除非我们看到政府采取进一步的干预措施,以解决社会上本已普遍存在的食品安全问题,否则“社会服务和食品援助提供者将面临不堪重负的危险”。
 
社区团体团结起来支持这项事业
 
尽管形势不利,社区团体还是迅速采取了行动。伦敦慈善机构“哈克尼制造”(Made in Hackney)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一所以素食为基础的社区烹饪学校,从2012年开始提供免费烹饪课程、培训和社区宴会。它与年轻的护理人员、低收入者、老年人、妇女避难所和旅馆的居民、听力和视力受损者以及其他脆弱群体合作。过去几个月,我一直在哈克尼做志愿者,亲眼目睹了他们的工作,以及他们对新冠肺炎的勇敢回应。
 
新冠肺炎对慈善事业的影响是迅速而残酷的。由于外部合作伙伴纷纷退出即将启动的项目,公众试探性的询问课程是否继续进行的电话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除了暂停所有的课程外,别无选择。由于收入来源减少,而且没有人可能会在不确定的时间内上门上课,这家慈善机构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就从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转向了一个危险的境地。
 
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萨拉•本特利(Sarah Bentley)携团队立即采取行动。看到许多人在疫情影响下,生计都成问题了,他们决心改变整个操作模式,尽快提供免费的家庭食品外卖服务, 给社区最脆弱的人提供健康的素食食物。但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钱,而且要快。
 
3月17日,他们启动了一个紧急众筹平台,呼吁人们捐款,帮助实现配送服务。人们的反应迅速而鼓舞人心:仅仅一周的时间, 1000多人捐赠了4万多英镑。除了经济上的捐助,还有来自其他地方组织和公司的志愿者、食物捐助以及各种服务。目前的筹款目标是5万英镑,根据目前的计划,这项服务应该能维持两个月左右。
 
有了财政基础,后勤方面的挑战现在正在得到解决,即如何连续几个月生产、包装和运送食物给弱势群体,同时保持比平常更高的卫生标准。该组织正与其用户网络和其他地方组织合作,以识别最需要食品配送的高危人群。一队自行车快递员将负责使用Circuit——一个在疾病爆发期间为慈善机构免费提供服务的配送路线规划器,每天将食物送到人们手中。
 
如果没有一些相同的基础,不是每个人都能完全复制“哈克尼制造”的做法。然而,并非只有“哈克尼制造”做出了回应。还有许多其他的素食组织也在尽其所能帮助他们的社区。我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

           
                                暗示薄荷——伦敦慈善机构“哈克尼制造”志愿者